【書評】東野圭吾《真夏方程式》(未讀可入)

(利益揭露:由本文連結進入TAAZE 讀冊生活網站購書,馥格可以獲得 0.5~2% 回饋金)

東野圭吾《真夏方程式》

圖片來源:TAAZE 讀冊生活

《真夏方程式》是伽利略系列 3 部長篇中我唯一購入的一本,卻也是我最不喜歡的一本。

相對於短篇中炫技一般的物理原理運用,伽利略長篇中的犯罪手法顯得「樸實」許多。雖然真相往往出乎意料,卻並非出於智識之外,而是情理之外。正如陳國偉老師在《聖女的救贖》解說〈漫長的告別〉中所言:

『那樣的解只有在理論上可以成立,……,因為在現實中沒有人會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,……這就像「虛數解」一樣』

對我來說,讓專注於科學、邏輯的湯川學擔任偵探,發掘案件背後隱藏的複雜人性,正是伽利略長篇的魅力所在。這種因對比而產生的強烈張力,在《真夏方程式》幾乎淡化得無影無蹤。馥格在閱讀《真夏方程式》的時候一直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,直到某篇影評中的一句話讓我豁然開朗:

「湯川老師,你拿到加賀警官的劇本了吧?」

對小孩生理性厭惡到說句話都會長蕁麻疹的湯川學,居然陪著他口中「不合邏輯」、「疲於應付」的小孩度過暑假時光,當起了孩子的人生導師?

當然,這樣的變化並非全然無跡可循,在《伽利略的苦惱》出版時,就有讀者指出湯川學變得更「人性化」了,但《真夏方程式》一書中的湯川,朝感性的一端過分偏斜,歪得讓我感覺不出書中的偵探除了會作物理實驗之外還有哪裡像是「湯川學」。

我不認為湯川學是個全無感情純依理性行事的科學家,事實上《嫌疑犯 X 的獻身》《聖女的救贖》中的情節就很能夠說服我。這 2 個案件雖然也號稱「不可能犯罪」,開場時卻看不出什麼特別的科學趣味,湯川參與辦案的動機毋寧是出於感情的因素:《嫌疑犯 X 的獻身》牽扯到湯川眼中「難得一見的天才」石神哲哉,而在《聖女的救贖》中,湯川的老友草薙俊平對最大嫌疑人傾心。在我看來,湯川當然是個有感情的人,只是他演示的「愛有等差」比一般人更明顯就是了。

《真夏方程式》並沒有讓我看到這樣的合理性。書中提供給湯川學的動機太薄弱,湯川的表現卻太投入。他為柄崎恭平做了許多事情,而我無法從恭平身上找出任何吸引湯川這麼做的理由。內海薰好歹為了破案認真做實驗而得到湯川的認可(《伽利略的苦惱.墜落》),恭平做了什麼?難道是因為他說科學家的使命「感覺好無聊哦」、「派不上什麼用場吧」,湯川為了捍衛科學家的尊嚴所以拼了命地想證明不是這麼一回事?

另外,同樣是以「守護」為核心的故事,《真夏方程式》的情節感染力在我看來也遠遠低於講述類似主題的《嫌疑犯 X 的獻身》。犯罪動機過於薄弱,使得這個可能「使某個人的人生嚴重扭曲」的案件看起來像是東野為了讓湯川扮演「拯救者」角色而刻意創造的機會,為了犯罪而犯罪。

延伸閱讀

〈讀東野圭吾《伽利略的苦惱》〉(by 卵生水筆仔)

〈多了人性,所以苦惱〉(by 可可)

一起聊聊吧!